您现在的位置:

食疗养生 >> 正文 >

成人奶妈_文学鉴赏_

题记:人体母乳买卖,一个金钱和交织的行业;一个处于法律边缘的灰色行业。奶妈喜欢金钱;奶油喜欢吃奶;奶妈喜欢纯的喂法;奶油喜欢不纯的吃法。当然了,至于纯或不纯,要取决于奶油的自觉和奶妈的把握,或许也取决于金钱和谁能战胜谁。“奶妈”一群行走在法律边缘的人,她们的人生若再稍加不慎,便会……这是我经手过的真实的案例,是我从看守所里了解到的真实故事。我不知道秦芳是迫于怎样的生活压力,以致于将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撇下,就匆匆乘火车又回到了那个令她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打工。谁料,物是人非,原单位已经不知为何倒闭了。好在,天无绝人之路吧,秦芳庆幸自己老乡众多,于是,暂住到了一个姐妹小红的家里。由于刚哺乳了一个月就不再哺乳了,秦芳觉得自己的涨痛的厉害,便躲在洗手间里挤,每挤一次都会把给捏红了。这天早上,秦芳又在洗手间挤奶的时候,小红因为尿频便急急地敲起门来:“你怎么那么久还不出来?”秦芳先是吱吱呜呜,后来只好说:“在挤奶呢!”小红便说:“哎呀!我以为你已经断奶了呢?”,忽然又说:“哦,对了,你干脆去做奶妈吧,听说收入挺高的!”已经连续数天未能找到工作的秦芳一想这主意不错,随后,便上网搜索奶妈招聘,没想到还真搜到某家政公司招聘奶妈。于是,便打电话过去咨询,那端说现在正缺奶妈呢,要她过去面试!一番寒喧介绍后,老板递给秦芳一个一次性杯子,让她挤点奶看看,秦芳便去洗手间挤了一杯给她,她看了下说奶水说还行,并安排秦芳第二天上午去体检,当天下午秦芳便接到家政公司的电话,约她次日去和客户面试,说有个客户的孩子刚出生急需请奶妈。第二天,秦芳兴冲冲地去了家政公司,结果在那里等了一个上午也没有等到有所谓的客户来。快中午的时候,老板说有个顾客要在电脑里先和她视频一下,如果顾客满意的话,一会便过来面谈。后来,老板告诉她,顾客相中了她。午饭后老板和秦芳聊天,并神秘兮兮地问秦芳:“我们这里的奶妈分两种,一种收入高;一种收入低,你选高的还是低的?”秦芳心想,这是个连傻子都会回答的问题呀,当然是收入高的了。老板就说:“收入低的是喂小孩,收入高的是喂大小孩。”秦芳不解:“多大的大小孩?老板说:“就是成人。”秦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说:“以前看报纸上说北京、上海一些大地方,有母乳宴,弄板子隔一个墙,墙上掏一排洞,奶妈的从洞里伸出去喂客人,是这样的吗?。”老板说:“那没吃奶的感觉,早就落伍了,一会我带你去见客户你就知道了。”秦芳本想推辞说不想去的,老板便说:“怕什么,我们的顾客又不是老虎,只吃奶不吃人的;况且吃一次,至少给800呢;而且来的都是高端客户,特别有素质,绝对不会把你怎么样的。”将信将癫痫是怎样形成的疑的秦芳被老板带到附近的宾馆里,一开门看见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,穿的很干净很整齐地坐在那里,老板介绍完这是刘先生就走了。刘先生应该是这里的常客了,漫不经心地说,“你先去洗澡吧。”秦芳犹豫了一下,后故做镇静,便去洗澡了,花伞下,秦芳在心里一直在忐忑不安,并做着各种心理斗争,最终还是赚钱的想法战胜了一切,她豁出去了。当她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,刘先生坐在床边,端详了一下满脸绯红的秦芳,便唤她过来,秦芳慢腾腾地挪到了刘先生的跟前,刘先生则一把扯去了她的浴巾,但他的目光只关注秦芳的。他用手轻轻捏秦芳的,奶水一下子喷射出来,他忙张嘴接着喝了,又贪婪地含着吸。秦芳觉得非常的别扭,也非常的紧张,但也没有想象中的可怕,因为他除了吃奶并没有做其他无礼的事。这是秦芳的第一个客户。家政公司的老板很会忽悠,秦芳刚去上班,她就到处打电话说:“我们这里新来了个名牌大学生奶妈,身材好皮肤白波大奶水充足。”听的秦芳心里很不是滋味,但秦芳也蛮佩服她的,因为她每天都能忽悠来一些客户,不过钱大部分被她黑去了,给到秦芳手里的提成很低。在家政公司里,和秦芳一样做着奶妈工作的还有另外两个奶妈,有一个高个子的河北女人叫花,三十多岁,个子高大丰满,波也超大,孩子刚满月,因为怀孕两个月时和老公离婚,生完孩子心情不好出来散心,本想喂孩子的却被老板忽悠着去喂成人。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湖南女孩湘,娇小玲珑,皮肤白晰,因为老公收入低,还要养一家人,老公就带她到家政公司找工作,把她留在家政公司走了,不料被老板后也做了成人奶妈。刚开始的时候,湘不愿意做成人,老板给她说:“你老公挣不到钱养家,整天和你吵架,你还觉得做成人奶妈是对不起他啊!你别和钱过不去,和钱过不去,就是和自己过不去,现在做什么赚钱啊?做小姐都不赚钱,那些小姐们一天到晚接的都是乱七八糟的客户,最后钱没落着,却染得一身病,我们这只是要你去喂奶,又不是让你去,赚钱又快。”她听得流着眼泪同意做成人。晚上又来了一个客户,老板便让秦芳先去,给了秦芳一半的钱,另一半她要留做中介费。结果刚走到电梯口,老板又说等会要,一半的钱里再少给一百。秦芳说:“那我不去了。”老板说:“你不去,我叫湘去。”结果湘去了一会儿,又被老板带回来了,理由是顾客不满意。老板便又换秦芳去,这次老板倒是没敢提扣钱的事,秦芳为此暗自窃喜。这个顾客在部门上班,是个糟老头子,还秃顶,因为肠胃不好,一个中医朋友建议他吃母乳调理肠胃,是个纯奶油。因为有过第一次了,便不畏惧第二次,这次也很顺利。完事后,顾客还要了秦芳的电话,说要常与她联系并希望以后能交个朋友什么的。只一天,便轻松地赚到了800块钱,秦芳突然倒地抽搐是怎么回事很是高兴。这天中午,快到吃饭的时间,老板接到一个电话,说一个客户在外出差,借午休的时间想找一个奶妈。老板去沙县小吃买了两份蒸饺,让秦芳坐在的士上把饺子吃了垫垫肚子。到了那里,老板收了钱就在楼下等她,秦芳和客户上楼了。洗过澡,解开上衣,顾客说:“你的奶真漂亮!”然后用手在处轻柔,接着出现喷得老远的奶线,客户用嘴接着喝,然后用舌头舔,舔得秦芳痒痒的。顾客吃了一会儿,便拿手放在她的,秦芳感觉到他下身涨得很硬,然后,顾客又接着摸秦芳的,接着拉秦芳的裤子,秦芳感觉到情况非常不妙,便说:“我只是来喂奶的!”顾客说:“我知道。”秦芳又说:“你知道怎么还拉我裤子?”顾客说:“你太迷人,我受不了,很想做。”秦芳说:“我只喂奶不的。”顾客说:“我给你加一千行吗?”“不!”“二千。”“嗯……那好吧。”秦芳终于点了点头(此处省略若干字)。这是秦芳的第三个客户,只是二天的功夫,她就彻底改变了自己。秦芳心想,给成人喂奶,迟早是逃脱不掉的吧,因此,她也不想虚伪下去了,当然了,根本原因还是因为钱的事,她太需要钱了。如果说第三个客户把秦芳从纯喂奶变成了不纯,那第四个客户就是把她真正拉到这个行业,圈子里的人。第三天,来了一个客户吴先生,是到老板那里直接选的,当时就秦芳和花在,老板说:“我们这里来了两个新奶妈,你看一个是,一个是大学生,都非常好,你选哪个?”吴先生条件反射般盯着花的大胸看了一眼,然后又把目光瞄向了秦芳,在心里做了个比较,最后决定带秦芳去。在房间里,吴先生说:“我是你们王老板的常客,今天本来是想找的,但是觉得你是大学生,我有一个项目想和你商量一下,觉得你有些学问,比较适合做合作伙伴。”秦芳说:“什么项目?”吴说:“现在先别说话,等我吃完奶再聊。”吴是纯吃奶的,吃的啪咂啪咂响。吃完以后,吴说:“我自己也想开个中介公司,专门介绍奶妈的,我自已在大企业做高管,可以一些高端客户资源;另外还有一个网站,上面有很多奶油。”秦芳问:“什么叫奶油?”吴解释说:“就是吃奶的男人,奶友,叫顺了就叫成奶油了,其实吃奶的男人很多,古代的皇帝一般都有御用奶妈。象近代的袁世凯、慈禧都吃奶,现在的有钱人当官的也都包有奶妈。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,有网站做平台,你再一些奶妈,我们收的中介费比你们王老板便宜些,肯定奶妈也愿意跟着我们。另外,还有一个奶妈也有这个想法,我们三人好成事,到时候一起商量运作。”他们聊可一会,吴便要了秦芳的电话号码,说:“你的奶挺甜但量不大,不过瘾,我让王老板把那个叫过来,明天你就不要在王老板这里呆了,我们一起商量运作的事情。”也就是这个决定,让秦芳在这个行当里一直停不下来,几中亚癫痫病医院乎没有退路……和吴约定的第二天,天下着小雨,吴开车带秦芳去了宾馆,他说:“叶子,路远,我们先吃吃奶等她。”秦芳便去洗了澡,躺在床上让他吃奶,吃完以后,他说:“我吃奶也有两个多月了,花了大概两三万,自己在一家大公司做高管,时间自由,就想做些项目,觉得奶妈行业在未来将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。叶子也是从王老板那里出来的,她也是很能干的一个人,这个想法还是她提议的,我也觉得挺好的。就约你一起来商量。我是你的大宝宝,也是她的大宝宝,希望你们也能相处好。”他讲的一番话,让秦芳对未来的合作充满了信心,同时也期待见到未来的合作伙伴。不一会,听到敲门声,打开门进来一个披肩卷发,身材娇小,但波很傲人的女孩儿,他们互相点头,然后慢慢的聊了起来。吴说:“我讲一下思路,既然要成立公司,就要形成规范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要制定个合作协议。三个人一起商量,在你们两个奶妈有奶的期间,各自挣各自的奶费,积累到客户后,再奶妈从事介绍,赚得中介费的话,你们两个拿四成,我拿两成;收入万元以下的话你们平分,我不拿钱。”秦芳表示赞同,吴接着对秦芳说:“你以前应该写过合同什么的吧,你就先起草一下,我和叶子再吃会奶。”说完,吴便让叶子钻到被窝里,让他吃奶。秦芳则坐在电脑前打合同。房间里静悄悄的,除了键盘的嗒嗒声,就是吴吃奶的咂咂声,秦芳觉得很是尴尬,很是别扭,直到以后才慢慢地习惯了这种声音。等吴吃完以后,看了协议,都觉得没有问题,秦芳便打印了出来,然后签字生效。中午,吴请秦芳和叶子吃了饭,下午,他们便去看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,房子不错,在花园小区一楼,房间里家电家具齐全。秦芳是第一次住这么漂亮的大房子,她选了一个最大的主卧,推开窗,雨后清新的空气扑进来,窗外是一片绿色的草坪,草坪上种了几株桂花,可以闻到桂花淡淡的香味。接下来的几天,秦芳他们便一起扯网络,装电脑,买床上用品,做广告牌等。空闲下来的时间,吴就吃秦芳和叶子的奶,但是不给钱,到吃饭的时候,吴会请她们吃饭。那些天,她们相处的很好,同时,也都希望公司能够尽快开张,并越办越好……吴工作不忙的时候,就从公司溜出来,到租的房子里吃奶。妹花这些天在王老板那里没什么生意,有时候也会跑过来客串,晚上就住在另一间空房里。奶涨的时候,就对吴说:“你帮我吸吸奶吧。”吴刚开始还吸吸奶给点奶费,后来也就不想吸了。觉得她以前可能太过于开放了,怕奶水吃了不放心,另外,还觉得吃了奶不给钱欠人情。吴说:“这个圈子很多都是纯奶油,主要是和我一样,想纯吃奶的,有的奶妈和奶油做了爱,纯奶油会怕奶水不健康,都不敢再吃了。”吴吃的最多的就是秦芳和叶子,自打成立了所谓的公司,也就不湖北儿童医院看癫痫吗再给奶费了。一来就让她们两个去洗澡,谁先洗完就吃谁的。他吃奶的时候,很投入。秦芳在被吃的时候,总觉得好象有收缩的感觉,不免想起自己的儿子,本来也正是吃奶的时候,却喂了别人,心里就很是难受。有时候秦芳会不经意的问:“好吃吗?有没有叶子的好吃?”吴就说:“你的波不大,但是挺;奶水虽然少但很甜,很浓。叶子的波大,但是有点下垂。奶水多,但是有点淡。”每次听到这样的话,秦芳就笑。也习惯了吴穿着和背心,流连于她和叶子的床第间吃奶。有一次,秦芳见吴吃着吃着居然有反应了,下面硬硬的顶着她的腿,秦芳便说:“第一次见你吃奶时硬起来了。”他说:“最近两个月可能是吃奶吃的,好象回到了少年时期,竟然有了性的冲动。”秦芳惊讶地说:“还有这疗效啊。”吴用手摸了摸秦芳的下面,发现也,便用JJ去蹭。在将要进去的时候,秦芳推开了他,说:“叶子在隔壁呢,听到了不好。”吴也就作罢,说:“那我们改天去宾馆开间房好好的做。”在圈子里做中介,奶妈和奶油资源都要,刚开始秦芳只认识一起从王老板那里出来的叶子、花花、湘湘三个奶妈。叶子刚开始偶尔会回家一趟,她家在这个城市,因为老公输了钱,才在王老板那里做了成人奶妈的,但她骗老公说是给小孩子喂奶。花花是离婚了一个人在外面漂。湘湘因为经常要回家带孩子,很少出来。另外就是听吴说的,有一个是他们的圈子里响当当的凤凤,亲人病重需要用钱,未婚生子,生完孩子以后不用喂孩子,转型做了成人奶妈,她很会造势和炒作自己,特别的高调和活跃,宣称坚持做纯奶妈,简直就是奶妈届的凤姐。另外一个是英英,四川那边的贤惠女人,老公挣钱不多也不养家,生活所迫抱着孩子出来做奶妈。还有和奶油聊天经常听说刚退役曾经很红的奶妈,叫迷茫她是生了女儿老公不喜欢和她离婚了,一气之下出来做奶妈。综上所述,秦芳分析有两种哺乳期的女人容易做奶妈,一是家里穷或者急需要用钱的;二是婚姻不幸或者离婚的。有客户想找奶妈,秦芳就推荐她们几个,她从中赚取中介费,除非奶油坚持选她,她才去。而叶子不同,经常是自己联系客户赚钱,从不推荐她人。偶尔还去外地,一去就是几天。在她们办的网站里,有人给叶子写奶文,这让叶子的知名度一下子提高了很多,好多人都想找她,还有外地的客户预约。有一次她和一个小东北通电话很长时间,意思是让她去北京发展。吴私下告诉秦芳:“圈子里的水很深,好人坏人很难分清,因为吃奶是高消费,吃次奶千儿八百,对普通收入的人来说很奢侈,所以很多人想着法子骗奶吃。像给叶子写奶文的品奶先生,他给叶子写奶文,实际上是白吃了叶子的奶没给钱。有一次叶子不在电脑前,秦芳不小心翻了她的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© http://jkcp.lqtwe.com  八角养生网    版权所有